特殊兒親子關顧

特殊兒不特殊,他們需要的也是愛

特殊兒不特殊,他們需要的也是愛

聽輔導說過,「去服事人,獲得最多的,卻是自己」;這次營會結束後,我的感覺正是如此。記得預備課程中,我們看到自閉兒用特殊打字機打下的自白:「你們可能覺得我是白癡,因為我不會講話;其實我有很多想法,只是表達不出來,很痛苦;可是我相信上帝可以助我……。」我這才知道,每天輕而易舉說話,竟是一群孩子一輩子渴望學會的事;原來「能說出話」,如此珍貴。

 

有著藝術天份的特殊兒

我陪伴的是一位自閉症男孩小白,他17歲。小白喜歡畫畫,尤其是動物,像小白兔、大象等。更特別的是,他會在白紙上寫下一個個字或詞,每個字、每個詞會以美麗的方式「住」在一起,結合成一塊一塊的藝術字,像六福村、獨木舟等,表達過去到那裡玩的喜悅之情。

 

要我為做甚麼?

除了畫畫、寫字,由於無法清楚以說話方式表達想法,他時常畫一畫,然後站起來繞著場地跑好幾圈;有時還會大叫。剛開始我滿緊張,但第二天晨禱的經文中,耶穌對瞎子說:「你要我為你做甚麼?」給了我靈感,我想到可以借用這句話來發現身旁的人,內在深層的需要。

晨禱後,我遇見小白,當他開始跳,我便問他:「你要我為你做甚麼?」有時他回答:「我要回房間」、「紙」。我也慢慢知道,原來他「跳」,不一定是心裡不高興;開心時他跳、想回家時也跳,似乎沒靈感,想不起甚麼的時候,他也會跳。

 

特殊兒家人的辛苦

但小白一跳就會流汗,他姊姊利用休息時間帶乾淨衣服來讓他換,臉上似乎透露出無奈,我能理解。這幾天相處,讓我略為體會特殊兒家人多麼辛苦;離下課時間還剩一小時,小白便開始跳,說要回房間,我需要一次次安撫。老實說,我真希望時間可以過得快一點。每天晚上他家人來接時,實在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。我一天只照顧四、五個小時已經覺得很辛苦,很難想像每天從早到晚陪在孩子身邊照顧的感受。

 

小孩與特殊兒

退修會中,兒童營的活動,特殊兒和一般小孩不分開,而是合在一起唱詩歌、聽故事或玩遊戲。意外的是,雖然特殊兒有時會大叫、或跳來跳去,但老師講了自閉症等特殊兒的故事後,一般兒或許聽懂了,或是他們也喜歡跑來跑去,所以沒有排斥特殊兒的情況,也沒有厭煩、躲開。有個小孩問我:「他(小白)是裝的還是真的?」我解釋後,他似乎明瞭了,就繼續跑去玩耍。

回想起小五、小六時,班上有位患水腦症的同學,表達沒問題,只是速度慢了一點。老師和大家說了這位同學的狀況,請大家照顧,但班上仍有男生戲弄他。當時我選擇旁觀,沒想去捉弄,但也沒勇氣聲援。或許學校該更早教孩子認識特殊兒,給與他們正確的觀念,小孩才有可能懂得怎麼和特殊兒相處。

 

從神來的平安

結束後次日(星期一),我的生理反應和生理時鐘,似乎還停留在營會;看見同事時,連感覺都變緩慢了,就如同陪伴特殊兒一樣,不期待他會迅速完成指令,或是學會甚麼,取而代之的是耐心和愛心。這樣的想法和整個氛圍,跟著我到了星期一的職場,有了全新的體會。

星期一,彷彿有一股從神而來的平安,降臨在我的身上。我不疾不徐處理事務,和人說話時靜靜地,傾聽對方想要傳達甚麼訊息。我緩緩地聽,慢慢咀嚼,再緩緩地表達我的想法。嘗試過後,才發現,原來只是要忠實貼切地表達你的想法,就算慢了一點,對方聽到是有內涵、有想法的回應。對方會願意稍微等待你、聽你敘述。與其緊張兮兮的快速回應,都沒想清楚、也沒講清楚自己的想法,不如多花一點時間,清楚表達出真正的想法,才能感受到彼此之間正在交流。

愛對方不容易,但我願意試著從傾聽他人的需要做起。

(摘錄於汪媽媽-2015年特殊兒童親子營心得)



社團法人台灣全人關顧資訊協會
TAIWAN , HOLISTIC CARE INFORMATION ASSOCIATION (簡稱thcia)
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7號3F
電話:(07)322-1035
公務手機:0978-178280
service@thcia.org.tw
總瀏覽人數:6448